欢迎来到天津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创业

战雏第两百六十九章战前1搭配

2020.05.21 来源: 浏览:1次

战雏 第两百六十九章,战前

正文第两百六十九章,战前

月色铅华,洒落在一望无际的沙漠之上,远处是狂风呼啸,而诺大的格斗场上却是静得出奇。他们都知道流逝的时间意味着什么,待得月亮当顶的时候,整个沙漠将会达到夜里最为明亮的时刻,而这个时候也将会是整个银月沙狼族的狂欢,也将会是整个沙漠的狂欢。

所有人的都屏气凝神,他们都在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虽然笃狼觉大典离不开厮杀,但是这一群狼人早就习惯了厮杀,想说“生你”不容易(民生民声)或许这是他们深到骨子里面的天性。

朱啸还是像之前一样坐在银月沙狼族的几个高层才能踏足的地方,虽然格斗场上一片肃静,但朱啸却是一脸的无所谓。并非是他对于这场战斗的胜利无所谓,而是他有着绝对的自信能够拿下这场战斗。

朱啸静坐在那里,天地之间的灵气被他一点点地吸收进入身体之中,而后加以炼化,成为了自己的元气。

自白天的一战之后,到现在时间已近过去很多了,之前朱啸面对的虽然是狼溪一族的狼溪席图,但是在战斗之中朱啸其实并未消耗太多的元本来定在去年12月27日的步行者主场迎战公牛的比赛因为大雪而被推迟气。是以现在的修炼朱啸不过是显得有些无聊罢了,再者就是现在修炼一下也可以让朱啸的元气变得更加充沛,毕竟接下来将要面对的就是狼布屠,一个可以闯入笃狼觉大典最后的人,要说他没有一些厉害的武技,说出来谁又会相信呢?本来之前朱啸就一直都在关注他的战斗,但狼溪末图的实力显然还不足以让狼布屠使出最强悍的攻击来。

距离笃狼觉大典开始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是以狼王等人也已经陆陆续续来到了格斗场之上。朱啸之前一战帮助狼王得到了太多东西了,是以狼王对朱啸也是十分客气的,还没有入座就走到了朱啸旁边,抱拳说道:“赤霄先生,今此一战之后,你就将会是我族的长老了,到时候我们的关系可就更加亲密了。”

到了天狼堡已经这么长的时间了,朱啸十分了解狼王这个人,他这么说一定就是有事相求了,朱啸缓缓睁开眼睛,起身笑道:“狼王有事就直说吧,倘若我能够帮忙的话,我就一定会出手相助的。”

狼王当即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赤霄先生,皇昃使用了赤血丹之后,整个人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一切我都是看在眼里的。”

所有的客气话语不过是为后面提出要求作出铺垫的,朱啸也不傻,朱啸随意笑了笑,说道:“赤血丹毕竟是六品丹药,以我现在的实力还很难炼制,倘若不是狼王你拿出了血狼糜草以及血狼丹,我也不一定就可以炼制成功。”

狼王很好奇跟自己谈话的人究竟有多大了,话竟然可以说得滴水不漏。朱啸虽然看似避而言其他啊,但朱啸的意思已经十分明确了,虽说之后朱啸也就成为了银月沙狼族的长老了,但朱啸却并不会使用银月沙狼族的资源。倘若要让朱啸办事的话,那就得拿出相应的报酬来。

狼王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还是笑着说道:“有了赤血丹之后,血狼糜草就不再是那么必不可少的东西了,再说了,你赤霄都成为了我们一族的长老了,只要你有需要的话,血狼糜草自然也是可以随时使用的。”

朱啸只是微微一笑,却也不再多说什么,虽然不知道狼王究竟想要干什么,但是他毕竟也是一片好意。

狼王尴尬地笑了笑,而后轻声说道:“赤霄,此次你离开了天狼堡将要去哪里呢?”

朱啸总算是知道狼王的意思了,倘若朱啸要是就此出事的话,那他自然也就得不到第二枚赤血丹了。皇昃的血脉已经十分接近狼王的了,但是皇尊却是还未曾使用过赤血丹。狼王要保住狼尧一族的绝对统治,首先就得有一个足够稳住银月沙狼族的继承人。虽说笃狼觉大典就是用来选举狼王的继承人的,但狼王也不傻,他怎么会将狼王的大位拱手让人呢?更何况现在狼溪一族的实力将会受到很大的打击,他更是要趁着这个机会让狼尧一族成为银月沙狼族永远的王族了。

朱啸看了看狼王,随即微微一笑,打趣道:“狼王,你也用不着这么严肃吧。离开了天狼堡,我首先要去的就是漠城。之后的事营员们参观了富有老北京风情的南锣鼓巷情就之后再说吧,反正倘若我要是死不了的话,赤血丹早晚都会送到天狼堡的。”

狼王这下可有些着急了,朱啸可以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但知道朱啸价值的狼王可不会轻易让朱啸去死。他思索再三,警告一般地说道:“赤霄,在这几年之中你可一定要保住自己的性命,你还不能死。”

“哈哈哈,狼王,这些事情可并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你跟我说又有什么作用呢,倘若你真的想要我活下来的话,何不出手将我前面的障碍全部都清除呢?”

狼王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苦笑着说道:“那也要我能够办得到才行啊,你的那些敌人实在是太多强悍了,就算是我族全部出手也只是以卵击石罢了。赤霄啊赤霄,虽说我们也是沙漠三大势力之一,但其实我们还很弱小。”

“哈哈哈,狼王,真是想不到你竟然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朱啸不由得开怀大笑起来,待得笑意减弱的时候才笑道,“狼王你就放心吧,我虽然不算十分聪明,但也并非是那种愚笨呆傻之流,留住我的性命还大有用处,就算是别人想要我死,那还得问问我答不答应啊。”

狼王重重地点点头,而后淡淡地说道:“今日一战之后,恐怕也将会是你离开天狼堡的时候。赤霄,有什么事情我能为你效劳的,只管说出来,我必定不会推辞的。”

倘若朱啸此时要是提出什么要求来的话,狼王一定都会答应的,但朱啸还是摇了摇头。天狼堡一行朱啸已经得到很多东西了,朱啸也不愿意再去麻烦别人了。倘如借助木涵的强悍实力的话,朱啸可以横行地冲上南烈门,让南烈门付出难以承受的打击。但是这一切毕竟都不是朱啸亲历为之,这样报仇又有什么作用呢?

狼王有些错愕地看了看朱啸,随后轻声提醒朱啸道:“赤霄,要是你需要的话,我们一族可以帮助你牵制住漠城的势力,这样对你也是一个很大的帮助啊。”

朱啸坚定地摇摇头,淡淡地说道:“狼王,我朱族遭此大难虽说是有一定原因的,但更多地乃是我们一族的实力不足导致的。眼下我朱族每一个族人都将会生活在南烈门的威胁之下,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尽快变强。朱族的强悍并不是指我朱啸的强悍,而是整族的强悍。”

“难怪你能够在短时间之中变得这般强悍,我看除了你得到过一些奇遇之外,你的这种豁达态度也是其中之一吧。”狼王拍拍朱啸的肩膀,既然一个男人已经决定了,那他也就没有什么好干预的了,狼王从纳戒里面拿出来一个玉瓶给了朱啸,笑着说道,“赤霄,我想我跟你算是朋友吧。你要外出闯荡,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你,这是一块赤金茴草菁。大概三个月之前韩品曾经派人到沙漠之中找寻这赤金茴草菁,想来是在炼药的时候缺少了这种药材的缘故。漠城乃是韩品的老巢所在,其间的危险远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这块赤金茴草菁希望可以帮助你引出韩品。”

不管狼王之前是多么为自己着想,但他现在确实是在为朱啸着想。朱啸将赤金茴草菁捏在手里,重重地点点头。

将赤金茴草菁装进纳戒之后,朱啸低声说道:“狼王,皇昃与皇尊虽说是你的孩子,但是他们身体之中银月沙狼族的血脉却是十分的稀薄。此时皇昃已经服用了赤血丹,他的血脉会变得更加纯净,而皇尊则是没有服用。他们兄弟二人之中毫无疑问皇昃的实力更加强悍,而且很显然狼尧一族的精纯血脉也可以给他们带来很多的好处。但是这种来源于血脉的好处只会止步于某个境界,这一点我希望你能明白。”

“赤霄,我不大明白你的意思!”狼王有些错愕地看看朱啸,喃喃说道。

朱啸微微一笑,轻声说道:“现在皇昃的血脉已经变得十分纯净了,要说作为狼王的继承人,他一人也就够了。赤血丹虽然可以改造血脉,但我觉得皇尊就没有必要使用赤血丹了。”

皇昃皇尊二人狼王更喜欢皇尊,他有些不知所措了,失声道:“这,这怎么行?”

朱啸没有理会狼王,而是转身朝着格斗场的方向走了去,走出去三步,朱啸站稳了身体,淡淡地说道:“皇尊性格醇厚,而皇昃则是十分果决,很显然皇尊更得人心。但依我看,何不让皇尊跟着狼尧寓目前辈修炼,而不让他依靠自己的血脉呢!”

(感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

常德癫痫病医院咋样
母乳性黄疸症状
儿童感冒咳嗽吃什么专用药
小孩脾虚怎么调理
南通治疗白癫风医院
滁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Tags:
友情链接
天津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