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天津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万理之理敬畏的种子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万理之理 196.敬畏的种子

大河正义觉得自己被一双高高在上的如同神一般的眼睛盯住,全身上下如同赤.裸,完全没有秘密可以隐藏,生死完全被那双眼睛的主人操纵,无尽的恐惧瞬间从心底升起,曾经的自信与骄傲立刻便动摇起来。

“羑国将他们列为导致麦克坎贝尔号沉没的凶手,这是事实,不过我敢和你打赌,用不了多久,这两个曰本人就会被释放并且重新投入与我们之间可能会发生的冲突当中。既然如此,这两个曰本人如今在我们的手里,总不能一点预防措施都不做就把人交出去,那可不是明智的作法。”高帅一边仔细观察着大河正义,一边向吴能解释道。

因为高帅屏蔽了两人之间对话的声音,所以不用担心会被大河正义听到。

“你说羑国人会放过他们?”吴能一脸的不信。那可是一艘驱逐舰,三百多条人命!难道高帅就是这么说服的国家,留给他三天时间?国家真就信了他的判断?

“因为麦克坎贝尔号的沉没,羑曰之间一定会有很多龃龉,但双方最后都会有所让步。曰本让步是自然的,但是羑国同样也不会强硬到底,原因无他,只有利益这两个字可以解释。我举个例子,1967年羑国军舰在西奈半岛附近被以色烈用鱼雷和轨道交通沿线、站点周边以及商业、产业聚集区周边商品住房用地中配建保障性住房比例还应适当提高炸弹连番攻击,死伤200来人,结果也不过在得到一些赔偿道歉后不了了之。羑国真的在乎那点赔偿和道歉?可只要利益足够,对羑国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如今的现实是无论如何,羑国需要在咱们的身边扶植一个相对强大的对手,不论从国家角度还是从神通领域的角度。”高帅说话间开始慢慢加强对大河正义精神上的压迫。

利用张则开生成的“战场”之内,所有生物都会得到精神和肉体上的补益,这在最初石山试验时,高帅就感觉出来了。当时高帅打开的是有防护功能的“战场”,笼罩范围内,花草树木全都比之前更有生机。这一效果对应到神通拥有者的身上就是吴能感觉的补血补魔了。当然,高帅可以随时屏蔽对任何他认为的敌对方的加成,就比如他身前的两个曰本人。

有了“战场”的补充,高帅的精神力上限虽然没有增加,但他的持久力得到了增强,所以高帅也就有能力慢慢炮制大河正义了。

随着高帅的压迫慢慢增强,大河正义的极限也快到了。高帅本来就是长于精神力的神通拥有者,再有“战场”的补充,更是如虎添翼。反观大河正义的状态本来就极差,麻药还未完全失效,此消彼长,很快他就要支撑不住了。

“只要羑国愿意,他们能找出很多借口和理由来冷却这件事。首先,麦克坎贝尔号不是曰本方面有意击沉,复活的武藏号可以跟现代曰本做完美切割。松岛幸八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曰本人,尤其他的行动并不代表曰本的意志。所以羑曰两国关系不会因为麦克坎贝尔号的沉没受到太大冲击,这是大前提。具体到个人,大河正义并不是凶手,攻击命令也不是他下的,武藏号更不是他召唤的。至于松岛幸八,不让他站到明面上也就行了,羑国人完全可以在幕后使用他的神通。”说到这里,高帅一顿,就听大河正义“啊”的大叫一声,整个人好像被电击一样的全身紧绷绷的弹了起来。

面对来自高帅那源源不断,仿佛永远不会枯竭的压力,大河正义奋力挣扎着,他在做最活一搏,他要反抗!他要逃离这里!

翻滚、扭曲这个女性是很聪明的。 Dr魏被问懵、在吴能的眼里,大河正义就像一只离了水的鱼。而在大河正义自己的意识里,看穿一切的巨眼横在空中,慑人心魄,无论他怎么惊恐挣扎,总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牢牢的按住他,让他无法真的挣脱!

猛然间,大河正义觉得自己真的像孙悟空一样,永远也逃不脱的如来佛祖的掌心!这一瞬间,大河正义的自信和骄傲开始崩解了。

“松岛幸八从生下来所接受的教育就是要憎恨仇视羑国,不过只要他对羑国有用,羑国人就不会杀他。羑国人有信心从身到心改造他,因为羑国人曾经改造了曰本整个国家--最少他们自己是这么认为的。”高帅说话的时候也有些吃力,毕竟大河正义的精神反噬全数落在他的身上,就算有“战场”的辅助,高帅也还无法做到完全轻松。<需要看到/p>

“所以我就有了个想法,既然羑国人能改造,我们为什么不尝试一下?最少我有金口玉言,我还有“战场”的辅助。我要让他的内心最深处刻下对我的恐惧,只有真的发自灵魂的畏惧,他才会懂的敬畏。”高帅看着浑身上下被汗水淋透,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大河正义,尤其他那开始迷茫的眼神,嗯,火候似乎差不多了。

“你不担心会适得其反?”吴能一愣,他没想到高帅打的是这个主意。不过想想也不是没有道理,既然留不下曰本人,预期什么都不做的放回去,不如事先让他先对自己的强大产生畏惧。不过这么做也不是不会出现问题,万一遇到极刚硬的人,恐吓不成反而会加深对方的憎恨怎么办?

“我觉得不需要担心。”高帅说到这里,长出了口气,终于不再给大河正义施加压力了。

吴能顺着高帅的手势看去,然后他的二十五年人生里第一次从一个人的眼睛里读出“畏惧”这两个字来。以前吴能也见过有人畏惧,不过那是包括一个人的语言、肢体动作以及最重要的面部表情在内的一系列动作,仅仅透过一双眼睛就能分辨出畏惧,吴能还是第一次。

“我在阿博加斯特第一次看到大河正义,他为自己取的那么夸张的名字,还有他看起来极其狂妄的表现,甚至他染成金色的头发。你知道吗?这些表征都透露出一个讯息,他很可能是个自卑的人。有句外国俗语,矮个子总爱踮起脚走路。从俗语要说的道理可以看出,矮个子踮起脚走路是因为他在意自己的身高,在意别人看他的眼光,他对自己的身高自卑。”说到这里,高帅忽然顿了一下,和吴能两人之间似乎弥漫起一种奇妙的气氛。

“咳,我们需要理解的是那句俗语想要讲述的道理,当然,其中对于身高的歧视也是要批判的,这一点毋庸置疑!”高帅铿锵有利,吴能表示坚决赞同。

“继续刚才我要说的,大河正义对他的名字自卑,对他以往的平庸自卑,甚至对他天生的黑色头发自卑,所以他要做那么多的改变。我就从中挑一条说明,曾经有过统计数字,在曰本,男子将头发染成金色的人中有超过90%是对自己身为东亚人种的事实不满,而仅仅是因为好看美丽染成金发的不足10%。”高帅摆出数据证明自己推测的正确兴。

“有些时候自卑感是正面的,它可以成为驱使一个人前进的动力。但无可否认,更多时候自卑是一种负面情绪且在许多人的内心深处根深蒂固。我要做的就是在精神上去压迫大河正义,打破他建造起来的脆弱的强大,直击他心灵的最深处,这样他就会从心底真的畏惧我了。”说到这里,高帅忽然一笑:“我其实也没有什么把握,不过试试嘛,错了也没什么损失。我击沉武藏号的时候差点炸死他,要恨也足够他恨的了,不是吗?”

“说的也是……”吴能找不出理由反驳,尤其看到大河正义呆呆的样子,疗效似乎还很不错?

“那是不是也要这么对他来一次?”吴能看了眼躺在另外一边长的很有菲律滨特色的松岛幸八。

“他?我为他准备了更好玩的东西,在我的设想里,他对羑国人的破坏力要比大河正义大的多。”高帅笑道。

杭州子宫内膜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沧州医院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呼和浩特治白癜风哪家医院比较好
Tags:
友情链接
天津互联网